這年頭,為什么練武?聽聽他們怎么說
瀏覽:128 發布日期:2019-08-06

  網絡人氣第二名是白眉拳傳人劉智強,他同時也是白眉合勁道武術訓練基地的館長。劉館長的白眉拳是家傳的,從他四五歲開始,他的父親便教他練拳,“小時候也不懂練的是什么,只是說練武強身,不過既然是拳法,就一定要能打才行。”劉館長說。

  劉館長透露,因為家傳拳法,少年時代也會跟一些其他門派的人過過招,“那時我們都到文化宮的籃球館切磋,都是自己帶護具什么的。打野拳是真打,但我們也是點到為止,說好不打臉、不掏襠,如果對方趴下了,那么就不能再下狠手。”劉館長說。

  2001年,在珠海舉辦的全國推手大賽中,彭東原獲得了冠軍。他認為,推手才是太極拳、形意拳的至高境界。“形意拳其實是很能打的,實戰意義很強,我的師兄曾經一拳打暈逃跑的小偷。甚至警察都到了,小偷還沒醒過來。”彭指導說。

  “練拳后,比以前有勁了”

  嶺南武術文化周昨日落幕

  ●網絡人氣第二名

  彭指導表示,學拳之初,目的就是為了強身健體。彭指導說:“因為我有比較嚴重的鼻炎,經常感冒,也害怕吹空調什么的,就想通過學拳增強一下自身體魄。”事實上,學拳沒能根治他的鼻炎,但鼻炎癥狀還是得到了一定的緩解。“我一開始只是想練練太極,后來發現我的師父很厲害,太極拳、形意拳、八卦掌都會,那時我就覺得既然學,那就要好好學。”從20多歲才開始學這三套內家拳法,的確不算早,彭指導為了融會貫通真的是下了苦功夫。

  劉智強

  (廣州市武術協會形意拳會)

  彭指導也曾讓人感受過他的功力,他說:“我的堂妹結婚那天,老家門口聚集了新郎的不少兄弟,有十多個人,當時他們一起在外面推門,我一個人在里面頂著,他們都推不動。”彭指導笑言,這幫新郎的兄弟們后來才明白,練過武的人真的可以“一夫當關、萬夫莫開”。

  ●網絡人氣第三名

  嚴丹彤最初入門是從蔡李佛拳開始,她向廣州市蔡李佛拳會梁乃釗會長學習小梅花拳和青龍劍。據梁乃釗會長透露,嚴丹彤是近20多年來第一個學青龍劍的弟子。此后的學武道路上,嚴丹彤也得到蔡李佛拳鄭抒靈女士等人的關照。學拳這些年,嚴丹彤坦言沒覺得自己變得能打了,“我就感覺自己比以前有勁了”。

  在彭指導眼中,追本溯源,武術產生于人類和大自然的搏斗,技擊的確是武術最核心的內容。“只是,隨著時代的發展,武術的格斗內涵越來越少,強身健體的作用越來越大”。

  彭東原

  劉館長表示,他的武術基地除了教白眉拳的套路之外,也教一些散打招數。劉館長說:“想把一套拳學好,要學幾年,每個動作都如何運用,需要練很久。最重要的是,在學怎么打之前,需要先練抗打,所以基本功很重要。”劉館長透露,白眉拳并不算打起來很漂亮的拳法,但很實用,而且白眉拳和散打實際上一脈相承的,他說:“白眉拳講究力量和速度,發力要靠腰部和胯部,里面融入了很多現代散打的內容,因為既然是拳法,就一定要能打!”

  此次武術文化周,嚴丹彤以“躍馬武培”的代表參賽,而且是自告奮勇前來比賽。“我覺得,參加比賽可以檢驗自己的訓練成果,感覺自己發揮得還行,但還是有幾個動作沒做好,舞劍的時候差點摔倒”。

  ●網絡人氣第一名

  半路出家練推手,十個男人推不動他

  “既然是拳法,就一定要能打”

  劉館長后來在很多學校里教過拳。從1999年開始,地產新聞劉館長才正式自立門戶教人學拳。“教人學拳,總是難免會有人不服氣,也碰到過不少來‘踢館’的。”劉館長表示,雖然現代人練拳更多是為了強身健體,但既然是教拳就要證明能打,而且必須各種手法都會才行。曾有跆拳道黑帶來挑戰,但他只練過腿法,腳抬那么高,下盤不穩,輕輕一推他就倒下了。

  劉館長透露,他家里原來是清遠鄉下的船工,世代以造船為業。“那個時候,村子里經常會請一些武師保護鄉民,我父親就是那個時候在村子里和師傅一起學拳的。”劉館長說。劉館長透露,“白眉拳”不是花架子,而是真的很能打的那種,“我們的祖師爺張禮泉曾經在黃埔軍校當過教官”。

  嚴丹彤目前還是一名小學五年級的學生,年紀不大,從影經驗可不少。從4歲拍攝第一部宣傳片開始,她已經拍了數十部影視劇和廣告。

  ■新快報記者 王敵

  網絡人氣榜第三名是一位只有11歲的小姑娘,名叫嚴丹彤。有意思的是,嚴丹彤之所以開始習武,原因是她5歲時和武打明星甄子丹合作拍攝過電影《一個人的武林》。嚴丹彤說:“當時就覺得那些武打招式很酷,所以就很想學一下。”

  嚴丹彤

  (武術愛好者、小學生)

  “一味講打是片面的,也要講究修養;一味講究儒雅也是片面的,必須還要承認格斗意義。”彭指導說。學武其實是一個文武兼修的過程,同時極其講究品德,否則不適合學武。“練武之人不僅要有正義感,而且也要常常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好,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稱得上是一個武者”。

  (廣州市武術協會白眉拳會)

  昨天下午,為期三天的2019嶺南武術文化周正式落幕。經過多番較量和比拼,此次前來參賽的眾多選手載譽而歸。在同時進行的網絡人氣推廣中,前三名彭東原、劉智強、嚴丹彤都從各自角度談到了對武術的理解。

  和甄子丹拍了一部戲而愛上武術

  嚴丹彤表示,練查拳純粹是因為喜歡,并非有女俠之夢。

  嚴丹彤有一位同門師弟陳紀均一起參賽,他的網絡人氣排名是第四。說起練拳,9歲的陳紀均說:“小時候常常生病,每個月都要看醫生,現在練拳,身體健壯了許多,也覺得自己能打了一些,有想過以后成為一名打星。”

  從保護蔬菜開始走上教拳之路

  編者按

  和很多從小習武的人不同,彭指導屬于“半路出家”。在參加工作以前,彭指導只在當兵的時候打過三年軍體拳。幾乎可以說,軍體拳就是彭指導在入行之前的全部武術基礎。直到從部隊轉業之后,彭指導才真正開始學拳。

  此次武術文化周,彭東原指導以“形意拳會指導”的身份帶隊參賽。盡管他不必親自下場推手,但在網絡人氣推廣中,彭指導卻是第一名。談到對武術的理解,彭指導說:“能打但不必一定要打,打并不是武術的全部,學武一定要做到文武兼修。”

  “打不是全部,學武要文武兼修”

  為期三天的嶺南武術文化周,不僅吸引了4000多選手前來一展身手,同時還有來自北京外交學院、上海體育學院、武漢體育學院、廣州體育學院的教授,就當前武術的熱門話題進行了討論:武術如何走向世界,武術還能不能打?在新時代背景下,武術如何傳承與發展……新快報記者連續三天蹲點賽場,采訪諸多武術名家、專家學者。從今天起,本報將連續推出專題報道,與讀者一起分享,敬請關注。

  劉館長走上教拳之路其實是偶然。上世紀70年代末,作為最后一代知青的他是夏茅蔬菜基地的工作人員,日常工作要開著拖拉機運送蔬菜。有一次因為發現蔬菜被偷跟人產生了沖突,對方上來十來個人圍攻他,劉館長這才把他的功夫第一次在社會上亮出來。“回到夏茅之后,跟我一起去送菜的兄弟就跟生產隊長說,劉智強這小子會武,一個人打倒了對方十來個人,生產隊長隨后就把我安排到一個破廟里教大家學拳。”直到今天,夏茅那邊還有不少他的徒弟。

  彭指導表示只是自己練明白真的不夠,他有義務把拳法傳承下去,這才給小朋友們當起了教練。彭指導說,“很多家長認為,武術是野蠻的,所以不喜歡孩子學武,但其實武術不是非得要打”。

,,
江淮·安徽麻将
大乐透4+0追加多少钱 娱乐棋牌 支付宝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 全国11选五胆拖计算器 365天天捕鱼游戏官方下载 一套支付系统程序员怎么赚钱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福彩30选5开奖 走势图大小规律